公司刊物

中华钢铁新闻网

2018-06-19

后续随环保督察进一步推进,环保影响可能扩大,但仍需观察实际执行情况。申万宏源赵金厚、宫衍海认为,根据投产周期,从2017年底开始,由于规模化企业产能将加速、持续、大量释放,新一轮环保核查对存栏的影响不再是单边的,而很可能被规模化的加速扩张抵充,从而导致生猪存栏水平实际上掉头向上,因此猪价近多远空。

  《报告》指出,我国已连续多年保持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和全球第四大入境旅游接待国地位,建议旅游部门研究和思考针对入境旅游者出台旅游保险相关的政策法规。同时,保险业应加强与旅游业的协作联系。

秉持开放的区域合作精神,致力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世界经济,符合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彰显人类社会共同理想和美好追求,是国际合作以及全球治理新模式的积极探索,将为世界和平发展增添新的正能量。;互联互通项目将推动沿线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与耦合,发掘区域内市场的潜力,促进投资和消费,创造需求和就业,增进沿线各国人民的人文交流与文明互鉴;当前,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高度关联。中国将一以贯之地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构建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画出最大同心圆,激发奋进正能量。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在听取意见和建议后发表重要讲话。

  今天,中国正经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飞跃,民众对“获得感”的要求更迫切、标准更高也更细。

勇士昨天成功堵住了库里这个防守漏洞,现在就看火箭如何让哈登在防守端走出困境了。(责编:欧兴荣、胡雪蓉)原标题:国际米兰“逆袭”进欧冠昨天(21日)凌晨,本赛季意甲联赛落下帷幕。在最后一轮的一场关于欧冠资格的争夺战中,拉齐奥在主场以2:3不敌国际米兰。

银行业人士指出,银行真实资金成本高于财报数据,表外理财推高了银行的揽储成本曾经被认为躺着赚钱的商业银行,如今却在抱怨占比较高的个人住房按揭业务不赚钱。

事实上,去年以来,房贷利率已经多次上调,甚至被市场解读为“定向加息”。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商业银行表面上的存款成本大多低于2%,利率超过5%的房贷业务不赚钱似乎难以成立。 不过,银行业人士指出,银行真实资金成本高于财报数据,表外理财推高了银行揽储称本。

京城首套房贷款利率去年以来5次上调如果为房贷业务寻找一个年度关键词、甚至是跨年度关键词,“上调”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去年年初以来(迄今接近17个月),京城楼市的首套房房贷利率已经历了五次重要的上调:从之前的基准利率八五折优惠一路走高至基准利率上浮10%。 第一次调整是去年元旦后,北京绝大多数银行将首套房贷款利率折扣从八五折上调至九折;第二次调整是在去年3月21日,北京地区16家银行率先将首套房贷款折扣从九折上调至九五折;第三次调整的标志性事件是去年“五一”假期后,北京地区8家银行领头将首套房贷款利率折扣从九五折上调至基准利率,此后(当年端午节后),北京地区绝大多数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的首套房贷款利率回到基准利率;第四次调整发生于去年6月5日至今年五一之前,北京地区大多数银行陆续将首套房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5%-10%;第五次调整是今年“五一”以来,国有大行联手宣布实行首套房贷款利率较基准利率上浮10%,此后多家银行跟进,个别银行甚至上浮更高。

“八五折时期,银行房贷业务根本不赚钱,低于八五折更是赔钱”,一位股份制银行时任副行长去年3月底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银行住房按揭的目的还是在于获客。

”然而,即便是经过了五次调整,银行对如今房贷业务的性价比似乎依旧不满意。

“银行房贷利率多次上浮后的绝对值也不算高,毕竟负债端成本高企有目共睹。

事实上,从长周期看,利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扩大利率的浮动区间,总体上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 此外,银行也考虑到市场的接受程度,近一年多也是在逐步进行重新定价。 而且,相对于消费贷款等其他个人贷款业务,房贷业务的并不算赚钱”,在某股份制银行任职的李磊(化名)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存款付息率多数不足2%房贷利率高于平均收益率虽然商业银行坚称房贷业务“不赚钱”,但是财报中的付息率(也就是成本率)和收益率却似乎展示了另一个大数据故事。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26家上市银行中,有10家银行披露了2017年存款的付息率(注:根据存款指标进行计算,不包含同业拆入、已发行债券、同业存放、向央行借款、卖出回购、交易性金融负债等),其中仅南京银行超过2%,其余银行的付息率均在%-%之间。

具体来看,国有大行的资金成本较低,且差距不大。 2017年年报显示,四大行的成本率最高仅为%,最低为%,且4家银行2017年的成本率均较2016年有所下降。

股份制银行方面,各家银行资金成本的高低差异较大。

招商银行2016年和2017年的存款成本率均为%。 不过,其余股份制银行的成本率则在%-2%之间,其中,有2家银行2017年成本率上升,1家持平,5家下降。 上市城商行中,有6家银行(成都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张家港行)披露了相关指标,分别在%-之间。

“商业银行最大的竞争优势恰恰是其低成本招揽资金的能力,也就是成本率水平的高低”,另一家股份制银行华南地区分行的金融市场业务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也是一直以来,多家银行强调存款立行的关键原因”。

而按照目前主流最新的房贷利率标准(基准利率上浮10%),利率水平大多超过了%,与上市银行的成本相比还是拥有明显优势的。 据融360统计,在其监测的35个城市中,今年4月份首套房贷款利率最低的是上海,为%;最高的是郑州,为%。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即便是与上市银行客户贷款及贷款的平均收益率相比,房贷业务依旧占据优势。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四大行的该项指标分别在%-%之间,股份制银行的该项指标均在%-%之间(仅平安银行超过5%);地方银行披露出来的指标大多在%-%之间,仅3家银行超过5%。 也就是说,在大中型上市银行贷款业务中占比10%-30%的住房按揭贷款业务的价格,已经远高于大多数这一定价银行的贷款业务均价。 不良贷款率低银行缘何坚称不赚钱如上所述,无论是从表内成本率还是收益率来看,房贷业务都是相对赚钱的,银行的顾虑是否源自于资产质量呢?答案依旧是否定的。 从银行披露出来的数据看,房贷业务的不良贷款率较低,资产质量较好。 招商银行2017年零售贷款的平均不良贷款率为%,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业务仅为%,而信用卡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为%;中信银行2017年进一步严格了个人不良贷款的确认标准,将个人住房贷款转入不良的逾期天数标准从181天缩短至91天。

即便如此严格,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个人贷款(不含信用卡)不良余额亿元,不良贷款率为%,比2016年年末下降个百分点。

建设银行作为唯一一家按揭贷款规模超过4万亿元的上市银行,其2017年个人住房贷款业务的不良贷款率仅为%,较2016年年底下降了4个BP,此外,该行个人贷款及垫款业务的整体不良贷款率为%。

那么,上市银行抱怨房贷业务不赚钱的底气究竟来自哪里?李磊表示,“银行的资金成本不仅仅是表内可以看到的数据,非保本理财等表外业务的资金成本是远高于表内的”。

去年银行非保本且非结构性的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持续走高,国有大行的产品收益率在3%-%左右,股份制银行和地方银行则大多在4%-%之间。 再考虑到资金出表遇到的“强监管”,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这一资金成本价格相对于房贷业务确实没赚头。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对于部分银行来说,存款出表理财化导致的成本上升已经是银行的潜在风险。 例如,吴江银行2017年年报在“可能面对的风险”项下提示,“国内银行业传统盈利模式是依靠存贷利差,在存款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的背景下,银行间的竞争持续加剧,同时,存款理财化趋势增强和互联网金融发展,持续分流了商业银行的低成本资金,我国银行业的平均付息负债成本逐年提升,净利差持续下降”。 不过,多数业内人士认为,资管新规已经落地,目前具有“刚性兑付”特征的预期收益型产品(占比近90%),必然在打破刚兑、推动“预期+净值”双轨并行模式中逐步向净值化模式转化,低风险的理财资金或回流向结构性存款等产品,商业银行定价权有望提升。 (责编:李栋、赵爽)。